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江湖怪異傳 >

第八章 黑山教與諸天教之仇

傅繼祖道:“這話是怎么講?”羅滿老官道:“你且不要問,等我原原本本的告訴你。(編按:下轉敘事體以便閱讀)

從前李炳榮在辰州學了一碗符水,能夠醫治跌打損傷;便是筋斷骨折,只要有皮連著都可以接連起來。他聽說貴陽有一位古德,符水更好,想要去參師。這一天清早,走到一個大山腳下,忽然聽得山上有人喊他的名字,他很為詫異,便順著聲音尋去。尋到一棵大樹底下,只見一個人沒手沒腳的靠著樹根,像豎起來的一個大東瓜。那人又喊著李炳榮道:“你來得很好,我被仇人所害,把我的手腳都砍斷了,丟在這四圍的山上,請你替我尋了來。”

李炳榮見那人有些怪氣,便替他尋了大半天,把兩只手兩只腳都尋得了。回到那人面前,便道:“手腳可是尋了回來,不過我的符水,不能替你接上去。怎么好呢?”那人笑道:“我自己會接,你只去弄一杯水來。”李炳榮聽得那人也會符水,又比自己高明,自然高興。當下便尋到溪澗邊,又尋著野竹,取出護身的鐵腕尖刀,截了幾個竹筒盛水過來。那人便傳他一道符咒,他照著畫了,一一替那人把手腳接了上去。一會兒工夫跳將起來,拍著李炳榮的肩頭,說道:“你這孩子很好,我正少你這樣一個徒弟;我此刻要去報仇,你只到鎮遠府南門外三義祠里等我。”

說著一陣風來,那人已不見了。李炳榮又驚又喜,便趕到鎮遠府去等,一等就等了三個多月,那人居然來了,傳了許多法術給他;李炳榮學成了。臨走那人囑咐他道:“我的仇人是黑山教,為頭的是一個女人,叫做黑山鬼母。我曾經制死她三次,她又活了。我因為沒有防備,所以被她所害。這一次我用七煞神刀斬了她的七魄,她活是決活不過來;只是她卻懂得太陰練魂的法子,恐怕還要尋我們諸天教為難。而今我傳你一件法寶,不到黑山鬼母和我們為難的時候,不準動手。”

李炳榮叩頭領了,在江湖上闖了十數年,才做了掌教。這日聽說黑山鬼母來了,因為法寶沒有帶在身上,所以大為驚惶!當下按定心神,對姚子蓁道:“請問老哥,黑山鬼母來到這里,有甚么意思呢?”

姚子蓁道:“就是為你老哥來的。你可記得二十年前你的師父邵曉山和我們黑山教結的仇么?而今鬼母遍尋你師父不見,便要和你見一個高下,所以在谷山專等你去。”又對彭大老相道:“你的令牌也在鬼母手里,且等他們見過高下,我一定拿來還你。”李炳榮便道:“好好,他既然找定了我,我今晚一定到谷山去拜訪。”姚子蓁道:“那我就在那邊恭候。”說著,便分手各自去了。

李炳榮回到家,便對彭大老相說道:“你可知道黑山鬼母的事情么?他本也是八卦教里的人,和我們諸天教白教祖同在齊王圣母手下。誰知道他看上了清營的將宮羅思舉生得雄壯,有心去結識他,泄露許多機密事情到清營里去,齊王圣母這才失了事。我們白教祖幾番去尋他,都被他閃躲了。白教祖臨得升天的時候,吩咐我師父邵曉山非除去這潑婦不可。

“我師父尋找他幾十年,幾乎被他所害。后來雖然斬除了他的體魄,他靈魂仍舊逃跑。我師父早已料定,曾經吩咐我斬除他的靈魂。而今他既然自己找了來,我不得不遵從師命要開殺戒了!只是這鬼母的本領很大,我一個人恐怕制不住他,況且他又得了你的令牌;我若用五雷天心正法去降他,他也不怕我。而今卻要找你幫忙;你的法術雖然不行,但不是我們教里的人,他不甚防備你。我去和他交手的時候,請你在旁邊給他一個暗算。”

彭大老相自然答應了。當夜兩人都預備好了,便向谷山而去。

美女图-美女美艺术照-美女专区-美女图片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