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為仁之道,俠乃義之術——評孫曉《英雄志》

作者:轉載發布時間:2011-03-06

當我第一次看到孫曉這部小說的時候,就在想這樣一個問題:什么是英雄志,作者為什么又要把他的小說取名為英雄志?后來,《英雄志》里的情節看多了,我才終于明白過來,原來這里得“志”,有兩個意思。

其一是記載,《莊子》中《逍遙游》一篇寫道:“齊諧者,志怪也”,說明早在春秋戰國的時候起,“志”就有記錄的意思,《三國志》是三國歷史的記錄,《聊齋志異》是鬼狐精怪故事的記錄,而《英雄志》,就是書中英雄人物事跡的記錄。《英雄志》中描寫的人物不少,除了柳門四將“觀海云遠”之外,可以稱得上英雄的人物還有許多,比如江充、秦霸先、柳昂天,他們是疆場上的英雄;還有卓凌昭、寧不凡,他們是武學上的英雄;便是銀川、艷婷、倩兮、瓊芳等人,也可以當得上巾幗英雄的稱號。《英雄志》記錄英雄人物的事跡,可以說是名至實歸。

當然,作為一部有深度、有涵義的小說,單單記錄書中人物的英雄事跡是不夠的,還要寫出這些英雄人物的內心世界,他們為什么成為英雄,他們又是怎樣成為了英雄。這也就牽涉出了《英雄志》中“志”的另外一個意思,那就是“志向”,也就是理想。《英雄志》不但是英雄事跡的描述,更是無數英雄人物理想的升華。

為什么“觀海云遠”四位主角最終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他們本是好友,又都是才華橫溢之人,如果齊心協力,怎會拚不出一個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可是,他們不同的志向注定他們將反目成仇,最終走上不同的道路。楊肅觀復辟正統王朝,建立心目中的“理想國”;秦仲海去了怒蒼山,打起了反叛的旗幟,要毀滅整個世界;伍定遠盡心竭力維持著正統王朝;而盧云也為著心目中“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理想,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四位主角當中,表面上是楊肅觀和秦仲海之間矛盾最大、沖突最激烈,實質上,秦仲海注定不是楊肅觀的對手,《英雄志》中最深刻的矛盾,出現在楊肅觀與盧云之間,他們之間的沖突,決定了《英雄志》的結局。

秦仲海雖然壯懷激烈,但他一心只要毀滅世界,是地獄派來人間的使者,渾身上下透出一股子死氣。他毀滅世界其實并不是什么理想,純粹是為了報復,就像《水滸傳》中的天殺星黑旋風李逵,為殺人而殺人,看起來轟轟烈烈,卻似夜空中的煙花,支持不了多久就會消散,所以說,秦仲海之死,必定出現在《英雄志》結局之前。他的死,只是一個鋪墊,一個階梯,只是為了將楊肅觀推上人生的巔峰,也是人生的轉折點。

直到結局之前,楊肅觀也必定是一個成功者,一個勝利者。他與秦仲海不同,楊肅觀的理想,不僅僅是破壞一個舊世界,更為了打造一個新世界,一個心目中的“理想國”。本來這“理想國”也不算壞,正統王朝比起景泰王朝來說,不一定好到哪里去,但卻肯定不會比景泰王朝更壞。不過,楊肅觀的世界中,欠缺了一樣維系國家與社會的最核心的東西,那就是“仁愛”。孫曉評價“鎮國鐵衛”用了兩個字“冷血”。這兩個字,比起“虛偽”來說更重要,更是楊肅觀“理想國”的致命傷。在這樣的“理想國”里面,維系人與人之間關系的,是一個“利”字,所有人都為利益整合在一起,形成的“鎮國鐵衛”,統治了整個世界,可一旦他們的利益發生了沖突,或者說楊肅觀這棵大樹倒了,他們便會像猢猻一樣星散。即使楊肅觀死了,除了倩兮,或者還有書呆子盧云,怕也不會有人為他流一滴眼淚。

至于盧云,他向來是一個失敗者,命數“二兩三錢”,“此命推來衣祿無,求謀做事總孤獨,妻兒兄弟各離散,漂泊他鄉作散人。”身邊的好友,楊肅觀拐走了他的妻子,秦仲海給了他一刀,伍定遠注定與他有一場決斗,端的是“妻兒兄弟各離散”。當然,他的命運并非由天而定,恰恰是由他自己走出來的。“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為了這四句話,他必定命途多舛,怪不得楊肅觀,也怪不得秦仲海、伍定遠,誰讓他為了正道之界,一步也不肯退讓呢?如果讓了,那就不是盧云了;如果讓了,他就不必死撐在這里,為嗣源悲、為倩兮哭、為此生的際遇感到痛楚;如果讓了,他早已登上廟堂,成了當朝一大權臣……如果讓了,他早已提拿殺人之劍,成為為所欲為的天大王!所以即使再來一百次、一千次、一萬次,盧大人的命數仍然不變。便像狼一定吃肉,飛蛾一定撲火,縱使奪走了摯愛、砍殺他的肉身,盧云仍舊是盧云,他絕不會背叛最初的志向。這也是整部《英雄志》里最核心的東西——正道!什么是“正道”?盧云的回答很簡單,就是“做對的事情”。可是世間,什么是對,什么是錯,又有幾個人能說得清楚?楊肅觀認為他自己做的事情是對的,秦仲海也認為自己做得對,便是老好人伍定遠也這樣想,那盧云的付出,豈不是沒有了半點意義?

不,假如孫曉辛苦十年,就為了告訴我們這樣一點信息的話,那整個《英雄志》就根本不值得我們期待了。“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雖然作者沒有明說,但通過盧云的口中說出來,我們明白了,這,就是“對”的事情,這就是“正道”!“為天地立心”,講的是一個“義”字,義之所在,舍身也在所不惜。“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講的是一個“仁”字。為了“仁義”,為了“正道”,即便是息機忘世、槁木死灰之人,即便是身入梏炬,心受梏方,也要追求到底,這就是盧云的心地,這就是盧云的志向!

當九華門的三位姑娘看到盧云的時候,她們想起了岳飛、想起了文天祥,盧云給人的印象,就是心目中的岳飛、文天祥這樣的忠臣義士。他身為書生,學習儒道,學會了一個“仁”字,后來行俠仗義,又實踐了一個“義”字,仁為儒之道,俠為義之術,盧云稱得上是一代儒俠。他在算命的時候,得到的總評是“二兩三錢,此乃先難后易,外出救人之命也”。這短短的一句話,其實也交代了盧云今后的命運。先難后易,他經歷了那么多曲折的命運,可以稱得上“先難”,此時盧云已經有四十二歲,人到中年,是否就到了“后易”的時刻,很難說,這要看作者是否還要繼續虐待他,不過,以盧云的絕世武功,要想難倒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于“外出救人”,說得很明白,盧云的個人結局不會很好,畢竟他已經四十二歲,古人四十歲就可以說是中壽,盧云活到這個份兒上,即便是死掉了,也不是“夭折”,作者虐待盧云這么久,沒有讓他早死,算是對得起他了,所以即使作者讓盧云在最終結局的時候死去,我們也不要責怪作者,因為到那個時候,盧云的理想,肯定也實現了。文天祥說:“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圣賢書,所謂何事?從今而后、庶幾無愧!”正所謂求仁得仁,只要盧云本人沒有遺憾,我們又何必為他的結局而傷感呢?

寧不凡留下《三達劍譜》,智、仁、勇三達劍,盧云練成了“仁劍震音揚”,作者的安排,是很有深意的啊!

《平凡的荣耀》全集在线观看-大陆剧-天天电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