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花會與天地會

作者:轉載發布時間:2011-03-06

1955年,金庸起筆撰寫他生平第一部武俠小說《書劍恩仇錄》,17年后,完成了《鹿鼎記》,宣布封筆,自此金庸再不撰述武俠。

 《書劍》講的是乾隆年間的故事,《鹿鼎》的歷史背景則設定在康熙朝。

論創作時間,《書劍》早于《鹿鼎》十幾年;看歷史背景,書劍江山比逐鹿問鼎晚出幾十年。

紅花會的16位英豪企圖策反弘歷,實現反清復明,這是《書劍》故事之主干;多重間諜韋小寶游走于兩造之間,見證了以‘反清復明’為職志的天地會與康熙政權之間的爭斗,此為《鹿鼎》傳奇的框架。

 在《書劍》中,紅花會是當時(乾隆年間)的第一大江湖組織;在《鹿鼎》中的第一大幫會則是天地會。

 問題是:何以在《書劍》中全未涉及天地會一字?難道在康熙年間尚且風生水起,烜赫一時的天地會,到了乾隆年間已經風流云散,花果飄零,恍如春夢一場,了無痕跡了嗎?

 仰不見天地,俯唯見紅花,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泣下!

 史載:乾隆14年,天地會在廣東惠州集商舉義,由蘇洪光主持,將其組織定名為‘三合會’,以天為父,以地為母,以日月為姊妹,并組織三合軍,攻占了多座名城,聲震東南七省……

 天地會在乾隆朝仍是聲威不減,不特此也,此后它不斷地開枝散葉,發展為清紅幫。今日所謂的八個‘民主黨派’中的致公黨,原名‘致公堂’,接承的仍然是天地會的香火,致公堂的規格約略等于《鹿鼎》中韋小寶任香主的青木堂。

 那么,何以在《書劍》中,只見“紅花”,不見“天地”了呢?

 實則紅花會于史無據,出自小說家的虛構。但金庸筆下的紅花會也絕非憑空而來,他心目中必有一原型在,不可能完全向壁虛造。

 紅花會的原型為何?

 仍然是天地會!

 《書劍》中紅花會的創始人曾入福建莆田少林寺學藝,后來清廷不滿于南少林的資助叛亂,將其付之一炬。

這把火在清代確曾燃起,不過金庸將其延后了數十年,當然也與紅花會無關,與天地會卻頗有瓜葛。

 《鹿鼎記。第8回》中李歷世為新入會的韋小寶介紹會中3位香主,分別是:蓮花堂香主蔡德忠/洪順堂香主方大洪/家后堂香主馬超興。韋小寶當然是假的,史無其人,這三個人卻是貨真價實,并且還是天地會歷史上相當重要的人物。

順治18年左右,鄭成功派蔡德忠/馬方大洪/馬超興/胡德帝/李式開化裝至福建莆田,入南少林為僧,拜方丈智通為師,這5個人,就是天地會的后身‘洪門’的‘前五祖’。《鹿鼎記》中胡/李2人未見出場,但282頁蔡德忠向韋小寶介紹天地會歷史:“本會的創始祖師便是國姓爺,原姓鄭,大名上成下功。。。。。我和方兄弟/馬兄弟/胡兄弟/李兄弟。。。。。都是國姓爺軍中的校尉士卒”。我們可以斷定他所說的胡兄弟就是胡德帝,李兄弟乃是李式開。

 此后,清廷派兵圍攻南少林,并縱火焚燒,僧眾逃脫者僅18人,而前述5人亦在其中。

 這把劫火,將虛構的紅花會與真實的天地會聯結在了一起。

 另外,‘紅花’與‘天地會’淵源極深。雍正12年7月25日,由陳近南主香,在紅花亭同盟結義。此后洪門便以‘紅花亭’為兄弟出身之地,以‘結盟日’為兄弟誕生之日。直到民國時期,洪門開香堂,大香堂中仍有‘紅花亭’的設置,正中設關帝靈位,并供養各位祖師。

 2003年某一期《中國國家地理》雜志有篇文章,介紹天地會,多處提到‘紅花’2字,但這期刊物居然找不到了。本人年老善忘,不敢憑記憶瞎寫。哪位網友有條件看到此刊,希望能將有關內容摘錄于拙文之后,以補我之闕,先致謝忱!

 金庸在69年撰寫《鹿鼎記》時,對天地會的歷史/規則如數家珍,自由出入于歷史與虛構之間,游刃有余,揮灑自如。但55年寫作的《書劍恩仇錄》是他的第一部武俠小說,此前他也從未寫過任何形式的小說作品,雖說藝高心雄,只怕也有些惴惴不安,心中無底。念念不忘的首要目標就是要吸引讀者追著報紙連載不斷地讀下去,其他問題只好先行擱置一邊,若有遺憾,正不妨以后(例如到了《鹿鼎》時期)再予彌補。加之當時的金庸對天地會的發展歷程/典章制度未必有多么深入的了解,因而信心不足。如直接描寫天地會,就必須照應乾隆年間天地會的真實歷史與人物,縛手縛腳,多有不便。因此他才拋開天地會,徑寫紅花會,但仍然從天地會的象征物中拈出‘紅花’2字命名,以示淵源有自。

《平凡的荣耀》全集在线观看-大陆剧-天天电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