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門神功與內家神功的一些分析

作者:轉載發布時間:2011-03-06

首先明確一下金庸小說的武功系統,主要分為內功、外功與其他功夫這幾個大類。所謂個人武功水平的高下,是要全面衡量綜合實力才能得出結果的,不能僅以成敗論武功水平。而綜合實力的基礎,是內功水平高下;綜合實力的發揮,是外功和其他功夫的修煉成果,全面結合起來,方能形成綜合實力的判斷。

內功是金庸小說的一大特色,如果細分的話,內功的特點和表現并不復雜,但卻是金庸小說武學系統的根本基礎。對于武功來說,想要達到絕頂境界,擁有絕頂威力,則必須以非常深厚的內力為基礎,再修煉外功,最終內外合一,方能臻至最佳狀態。內力程度可以由低到高劃分為全無、微弱、普通、精強、渾厚、深湛、絕頂這幾個層次。內功修煉種類可以分為自行修煉與從外吸取兩個種類,代表內功分別就是《易筋經》和《北冥神功》;而內功修煉方式可以分為由內而外和由外而內兩種方式,代表人物就是郭靖和楊過。

外功的種類相對就很多了,細分起來太過復雜,大體上則可以如下劃分:外功可包括兵器運用,刀槍劍戟斧鉞鉤*等物品都是展現武功的使用對象,代表武功就是獨孤九劍。而在金庸小說中最主要強調的外家功夫,就是拳腳功夫。拳腳功夫的表現形式也很多元化,光一只手來說,掌、拳、指、爪就都能成就神功,如降龍十八掌、太極拳、金剛指、九陰神爪等都是外家神功。在種類上拳腳功夫有硬功軟功之分,個人的感覺,降龍掌的威力偏向陽剛,金剛指則更是霸氣的指功,這就屬于硬功;而太極拳以柔克剛,九陰神爪則偏向陰柔,這就屬于軟功。另外我認為輕功也是外功的一種,輕功雖然要以內力為基礎,但它卻有自己的修煉法門,短程和瞬間的輕功高下并非是由內力高下決定,而長途腳力就另當別論了,畢竟臨陣對戰時所用的輕功一般都依靠暫時性威力。比如韋一笑,這個人的內力并非絕頂,甚至還達不到深湛,但他的輕功水平卻是天下第一。

還有一些武功,既非單純的內功運行之方,也非絕對的外功修煉之法,而是融合內功與外功之優勢以展現威力的武功,或以引導、破解、分析武功為主的絕學。代表武功就如六脈神劍和乾坤大挪移。這類武功比較特殊,它們不是內功,并不能自行修煉產生內力;但它們也不是外功,因此必須要有非常高的內力水平才能學習和施展。六脈神劍六劍齊出和乾坤大挪移練到最高都必須要有絕頂的內力層次才可以實現。

內功外功若要有所成就,最開始顯然需要分別修煉鑄造基礎。雖然對于武功的威力效果來說,要內外合一方能達到最佳境界,但修煉的過程卻需要專心致志,不能貪念分心或者速成強求,當達到一定水平的時候還要進行過渡與融匯,最終才能相輔相成內外兼修。開始時,內功外功必定要有所倚重的修煉,扎下根基才是最重要的。通常情況都是先由內功開始,因為一般內功擁有一定成就會對外功的進展提供良好的基礎,從而使內外功互相積極作用;但是也不排除先由外功開始的情況,在外功修成一定水平的時候,也對內功修煉起到作用,但這就需要一定客觀條件限制,比如天生體質特殊,如金剛門的阿二;或者經歷有所奇遇,比如楊過在山洪和海嘯中練劍。總結一下就是,內功對于外功的修煉,是根本,有一個好的內功基礎,則修煉外功可以事半功倍;而外功對于內功的修煉,是條件,因為外功本身并不能產生內力,它只是在修煉的過程中會借助客觀條件而使內力有所增長。

《倚天屠龍記》中少林寺與西域金剛門外門神功和內家神功的水平差距,可以作為內功與外功討論焦點的具體說明。原文中的描寫如下:西域“金剛門”的創派祖師火工頭陀是從少林寺中偷學的武藝。拳腳兵刃固可偷學,內功一道卻講究體內氣息運行,便是眼睜睜的瞧著旁人打坐靜修,瞧上十年八年,又怎知他內息如何調勻、周天如何搬運?因此外功可偷學,內功卻是偷學不來的。“金剛門”外功極強,不輸于少林正宗,內功卻遠遠不及了。這阿二是“金剛門”中的異人,天生神力,由外而內,居然另辟蹊徑,練成了一身深厚內功,造詣早已遠遠超過了當年的師祖火工頭陀,可說乃是天授。

現在來分析一下,少林寺的外門神功是如何修煉呢?刀槍劍棍就不用說了,這都有專門的招式。至于少林拳腳神功的修煉,一般都是什么方法呢?舉例子來說,比如用銅人陣、比如鐵頭功、比如鐵砂掌,這些的修煉,首先要刻苦鍛煉強身健體,有一個過硬的身子骨,然后反復錘煉自己的筋骨,以獲得最佳的外門功夫修煉資質,比如腿扎馬步,單指倒立,手插熱砂,負重跳躍等等。要知少林寺的練功房,那地下可是被練武僧人生生踏出了一個個的坑來。

修煉某些外家神功有可能增加小部分的內力,但除了增長速度很慢之外,到了一定水平也就不會再增長了,因為這些內力并不是由外功本身產生的,而是修煉過程中利用一些客觀條件形成的。比如說最開始手插熱鐵砂時會覺得很痛很燙,但修煉一段時間之后體內產生了一定的內力抵抗,便不會再覺得異常了,而此時,內力也就不會增長了。之后鐵砂掌的外家威力雖然隨著不斷修煉還會增加,但那就已經與內力無關了。因此《倚天屠龍記》書中對金剛門的說法才是“火工頭陀只是學走了少林寺外門神功修煉的方法”,因為這些外門神功的修煉方法都是用肉眼可以看見的,只要照葫蘆畫瓢就能自行修煉。修煉外功所得到的內力增長非常有限,而要真正得到高深內力,則還需采用正宗方法,也就是從內功入手。

但內功的修煉,則是專門積蓄內力與調和內息,使真氣按照法門運行全身經脈,這才是正經的內功修煉方法。而一般內功修煉都是盤膝打坐,從外表看得不到任何練功的方法。那金剛門的創派祖師只是少林寺一個火工頭陀,本身就不會少林內功,而他也不過是學得一些少林正宗外門神功的修煉方法罷了,就如金庸所說,內息運轉的法門他是根本學不走的,因此才有金剛門內功“遠遠不及少林寺”的說法。

下面是針對冷血魔王提出的幾門具體武功絕學談一下區別,魔王認為下列武功的修煉都可以產生內力,而實際上下列武功都不是純粹的內功,就武功本身來說是不可能產生內力的。

一是乾坤大挪移。乾坤大挪移是一門注重引導人潛力的神功,對內功外功的應用解析之道兼有涉獵,但并不會使修煉者產生內力。對于內力的運用之道已經是乾坤大挪移比較高的法門了,比如第七層里就涉及了積蓄敵人內力的運功之法。除了引導修煉者運用內力之外,乾坤大挪移還包含了對武功招式和攻擊勁力的破解與分析,所以張無忌才能輕易的模仿他人招式和牽引他人力道。而乾坤大挪移的修煉需要深厚內功為基礎,并不代表乾坤大挪移本身是內功修煉心法能產生內力真氣。

乾坤大挪移是明教護教神功,但歷代教主并不是只修煉乾坤大挪移。他們首先要修煉內功而有一定的內功水平,在這個基礎上才修煉乾坤大挪移。之所以歷代教主進展慢,或者走火入魔,就是因為內力水平無法適應乾坤大挪移的心法要求水平。內功的修煉一般情況都要循序漸進,而到達了乾坤大挪移要求的水平才能有所成就。所以,乾坤大挪移不能產生內力,書中并沒有提到過“乾坤真氣”這個說法。

二是六脈神劍。六脈神劍是引導內力進行遠程攻擊的神功,它本身也不能使修煉者產生內力,而是以修煉者渾厚內力為主的神功。這個關系不是“練成六脈神劍以后內力也就很高”,而是“有很高的內力才能練成六脈神劍”。內力是六脈神劍展現威力的基礎,沒有內力就沒有六脈神劍的施展。內力是根本,神功是延續,有先后關系的。段譽的內力是從何而來?正是他吸取了他人大量的內力,所以在渾厚內力的基礎上才能六脈神劍齊出。六脈神劍將內力凝聚在體外進行攻擊,威力巨大,所以只有六脈劍氣的說法,但六脈神劍無法自行產生內力,所以沒聽說有“六脈真氣”這個說法吧。

引用:六脈神劍,并非真劍,乃是以一陽指的指力化作劍氣,有質無形,可稱無形氣劍。所謂六脈,即手之六脈太陰肺經、厥陰心包經、少陰心經、太陽小腸經、陽明胃經、少陽三焦經。”

依這六脈神劍的本意,該是一人同使六脈劍氣,但當此末世,武學衰微,已無人能修聚到如此強勁渾厚的內力,咱們只好六人分使六脈劍氣。

三是降龍十八掌。降龍十八掌是外家絕頂掌功,它的招式變化不多但卻非常精妙,簡單的招式結合內功威力往往能產生強大的效果。降龍十八掌的武功威力并非“只要練成了降龍18掌內力同樣強的很”,而是“內力越強降龍十八掌的威力就越大”。降龍十八掌在引導內力運勁發力上獨成一家,因此往往能發揮出比本身內力水平更高的武功效果,引段射雕文:

引用:“降龍十八掌”的精要之處,全在運勁發力,至于掌法變化卻極簡明,否則以梁子翁、梅超風、歐陽克三人武功之強,何以讓郭靖將一招掌法連使許多遍,卻仍無法破解?剛才歐陽克眼睜睜瞧著洪七公傳授三記掌法,郭靖尚未領悟一成,他早已了然于胸,可是一到對敵,于郭靖新學的三掌竟是應付為難。郭靖把十八掌一學全,首尾貫通,原先的十五掌威力更是大增。歐陽克連變四套拳法,始終也只打了個平手。

分析:降龍十八掌是外家功夫,但卻與內力收發和運用之道巧妙結合,因而是天下第一掌。但降龍十八掌本身卻不可能產生內力,郭靖的內力基礎是來源于全真內功與九陰真經,可曾聽說過郭靖練過“降龍真氣”?

現在回過來分析金剛弟子門與少林寺弟子武功綜合水平的差距。阿三的內功如何呢?他是金剛門弟子,金庸對金剛門的內功已經做過解釋,而且張三豐也對火工頭陀的內力給了評價是“內力不行”,阿三沒有阿二的天生體質,他的內力水平就是金剛門的普遍水平。即外功非凡而內功平常,單論外門神功,他很可能會超越少林高僧空性,但論綜合實力,沒有一個上乘的內功修煉基礎,阿三是無法高過空性的。

外門神功的修煉雖然可以增加些微內力,但一來速度極慢,二來增長非常有限,并非越修煉外門神功內力就越深。因為內力修煉的正宗法門終究是內功。如果修煉外功也能不斷增加內力,那又何必還有內功外功之分呢?更何況修煉武功走火入魔一般都是指在應用內力時才會遇到的情況,也就是調和內息運行真氣出現差錯,因而導致生理狀況紊亂,嚴重時可致死。而對純粹的外門神功來說,走火入魔的機會太小了,因為外功修煉不夠頂多造成傷筋動骨,卻不會危害臟腑經脈。下面舉段原文,是張三豐對阿三外家神功金剛指的看法:

引用:(張翠山)話未說完,突然“咦”的一聲,瞧著金元寶上所捏出的五個指印,道:“大師哥,這……這是少林派的金剛指功夫啊。”宋遠橋接過金元寶,看了片刻,遞給師父。張三豐將金元寶翻來覆去看了幾遍,和宋遠橋對望一眼,均不說話。張翠山大聲道:“師父,這是少林派的金剛指功夫。天下再沒有第二個門派會這門功夫。你說是不是,你說是不是啊?”

他(張三豐)臉上一陣迷惘,從那金元寶上的指印看來,明明是少林派的金剛指法,張翠山說得不錯,方今之世,確是再無別個門派會這一項功夫。自己武當的功夫講究內力深厚,不練這類碎金裂石的硬功,而其余外家門派,盡有威猛凌厲的掌力、拳力、臂力、腿力,以至頭槌、肘槌、膝槌、足槌,說到指力,卻均無這般造詣。

張翠山見師父沉吟不語,已知自己所料不錯,又問:“師父,武林中是否有甚么奇人異士,能自行練成這門金剛指力?”張三豐緩緩搖頭,說道:“少林派累積千年,方得達成這等絕技,決非一蹴而至,就算是絕頂聰明之人,也無法自創。”他頓了一頓,又道:“我當年在少林寺中住過,只是未蒙傳授武功,直到此時,也不明白尋常血肉之軀如何能練到這般指力。”

分析:張三豐內功夠深厚了吧,可以說遠遠超過阿三太多水平了。可是阿三能在元寶上捏出指印,張三豐卻做不到,這是為什么?難道張三豐內力不如阿三?顯然不是,而正是因為阿三是采用少林派獨門修煉外功的方法進行修煉。由此可見,外門神功的修煉和內家功夫的修煉根本不是一回事,威力效果也不同。按《倚天屠龍記》為例:

首先就分類來說,外門神功以物理傷害為主,也就是說同樣的堅硬物,外門神功能進行物理性質的破壞、粉碎、撕裂、震傷等效果,剛相打傷張三豐就正是偏重于在外家力量上震傷了張三豐的內臟。而內家神功以化學傷害為主,也就是說同樣的堅硬物,內家神功或許在開碑裂石的外觀效果上不如外家神功霸道剛烈,但是造成內在傷害之復雜多樣,襲擊臟腑經脈之嚴重破壞,卻是外家神功所無法達到的深層傷害。

其次就效果來說,外門神功多是對敵人筋肉骨骼造成嚴重的損傷,也就是外傷效果非常厲害,看看俞岱巖和殷離亭的骨頭寸斷就知道了,外門神功造成內傷,至多也只是傷及到臟腑而已。而內家神功則不但可以對筋骨造成嚴重損傷,比如張無忌打碎阿二的肩胸骨骼,而且更能深入到肌肉內臟與奇經八脈,對人體來說,這種傷害無疑更恐怖。

總結一下,對于外家功夫和內家神功,從傷敵效果、武學威力和修煉之法這幾方面,都存在很大差異。想臻至武學絕頂境界,或在一個足夠堅實的武學根基上,內外兼修而使武功互相作用,以達到更深的修為境界,但首先這就需要良好的內功基礎;又或者由于客觀條件和機緣巧合,而在足夠強的外功基礎上由外而內的雙向并行,也可獲得非凡的進境,但這么做所要求的條件要比按正常途徑修煉艱難很多。最終,想要擁有絕頂高度的綜合實力,就必須要內外平衡,做到純熟融匯應用自如。外功和內功各有所長各有特點,雖然同樣都有絕世神功,但卻不能混為一談,內力的修煉,并非外家神功本身可以企及;同樣,外家神功的一些過人之處也不是內功修煉所能達到的。沒有基礎就無從精修到更高層次,而有了基礎不能平衡融匯,也成為不了絕頂高手。

美女图-美女美艺术照-美女专区-美女图片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