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一詞的由來

作者:轉載發布時間:2011-03-06

我國古代文獻與稗官野史中雖有“游俠”、“仁俠”、“義俠”、“豪俠”、“勇俠”、“隱俠”、“儒俠”乃至“劍俠”、“盜俠”、“僧俠”、“女俠”種種名目,惟至遲在清末之前,尚未出現“武俠”一詞。《韓非子。五蠹篇》云:“儒以文亂法,而俠以武犯禁!”。所謂“五蠹”,是指“學者、言談者、帶劍者、串御者、工商者”而言。其中“帶劍者,聚徒屬,立節操,以顯其名,而犯五官之禁”。雖然“俠以武犯禁”有武俠之義,但“武俠”之成為一個復合詞,卻是日本人的杰作。

日本明治時代后期的通俗小說家押川春浪(1867——1914),有三部以“武俠”為名的小說,是《武俠艦隊》、《武俠之日本》、《東洋武俠團》,此外還創辦了《武俠世界》雜志,以鼓吹武俠精神。這是所見最早的武俠一詞的運用。

一九○三年,梁啟超在橫濱所辦《新小說》月報之〈小說叢話〉專欄中,有署名“定一”者評論古今名著時說:“《水滸》一書為中國小說中錚錚者,遺武俠之模范;使社會受其余賜,實施耐庵之功也。”這是中國刊物首次用“武俠”這個詞來頌揚《水滸傳》的影響。

第二年,梁氏作《中國之武士道》,其自序亦兩提“武俠”之名。由此可見,梁乃中國首位運用武俠一詞者。一九○八年,筆名“覺我”的徐念慈曾于上海《小說林》月報發表〈余之小說觀〉一文,略謂:“日本蕞爾三島,其國民咸以武俠自命、英雄自期……故博文館發行之……《武俠之日本》……《武俠艦隊》……一書之出,爭先快睹,不匝年而重版十余次矣。”他曾親自翻譯《武俠艦隊》,改題為《新舞臺》,連載于《小說林》。經查《小說林》所分小說類目,計有:社會、科學、偵探、歷史、軍事、言情、奇情、家庭以及短篇共九種,而《新舞臺》則列入軍事小說中。此外,該刊第五期所載《綠林俠譚》,亦未冠以“武俠”之名,而獨立存在于九種小說類目之外,當作江湖軼事看待。

據馬幼垣考清末民初眾多期刊所收作品,具有武俠小說性質者,當日都歸類為“義俠”、“俠義”、“俠情”、“勇義”、“技擊”、“武事”、“尚武”等名目;而最早標明為“武俠小說”者,是林紓在《小說大觀》第三期(一九一五年十二月)發表的短篇小說《傅眉史》。

在這以后,以“武俠”為書名者計有:錢基博與惲鐵樵編撰的《武俠叢談》、姜俠魂編撰的《武俠大觀》、唐熊所撰《武俠異聞錄》、許慕羲所編《古今武俠奇觀》以及平襟亞主編《武俠世界》月刊、包天笙主編《星期》周刊之〈武俠專號〉等等。至此,“武俠”透過報紙、雜志的宣傳鼓吹,才被社會大眾逐漸接受。

一九二○年代“南向北趙”雙雄崛起,向愷然的《江湖奇俠傳》與趙煥亭的《奇俠精忠傳》雖均未特別標明是武俠小說,但世人皆以武俠小說目之。此后晚出的同類作品封面及扉頁,或逕稱“武俠小說”,或代以“技擊小說”、“武俠技擊小說”、“歷史武俠小說”、“俠義小說”、“俠情小說”、“奇俠小說”、“劍俠小說”、“武俠斗劍奇情小說”,甚至“黨會小說”等等。然總以標榜“武俠小說”者居多;于是形成一種為社會大眾所共同認可的小說類目,一直到現在。

武俠小說的產生、發展及成熟中國武俠小說產生于唐,歷宋、元、明、清之發展而于民初趨于成熟,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放出了璀璨的花朵。

唐人傳奇“用武行俠類”作品樹立了文言武俠小說典型,宋則確立了白話武俠短篇的地位。

因為文言的局限性,所以在以后的發展中大多承繼了宋短篇的風格。從清代開始,比較側重技擊、功法及師承門派,由短制而章回而長篇,由公案而神怪而俠情。通俗文學因之波瀾壯闊,普受大眾歡迎;雖然良莠不齊,江河挾泥沙以俱下,卻無礙于“武俠”殺入民國、形成小說類目后的發皇與茁壯。

1915年12月,林紓的短篇小說《傅眉史》發表在《小說大觀》上,開近代武俠小說的先河。而后“南向北趙”雙雄崛起,向愷然與趙煥亭為一時豪杰,而后顧明道起,成三足鼎立之勢。而隨著二三十年代“北派五大家”還珠樓主、宮白羽、鄭證因、王度廬、朱貞木的出現,才真正的確立了武俠小說在中國小說史上的地位。

1949年以后,中國分為中國大陸、臺灣,香港三個政治、經濟實體,而武俠小說的發展也分為三個地方。由于大陸和臺灣都禁止武俠小說,所以1949年以后的武俠小說發展是從香港開始的。梁羽生開新派武俠之先河,而后金庸出,成為一代宗師。六十年代初,臺灣武俠小說解禁,出現了數以百計的武俠作家,其中別有建樹者頗眾,臺灣萬盛出版公司與江蘇文藝出版社聯袂推出的《臺灣九大門派代表作》系列叢書,以古龍、陳青云、柳殘陽、慕容美、司馬翎、諸葛青云、臥龍生、孫玉鑫、秦紅為代表。而后又出了一位武俠奇才——馬來西亞的溫瑞安。而大陸直到現在依舊沒有出名的武俠小說大家。

《平凡的荣耀》全集在线观看-大陆剧-天天电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