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的李尋歡

作者:轉載發布時間:2011-03-06

“冷風如刀,以大地為砧板,視眾生為魚肉。萬里飛雪,將蒼穹作洪爐,溶萬物為白銀。”古龍就這樣開始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敘事。《多情劍客無情劍》的開篇常為論者所激賞,就象《AFarewellToArms》的開頭第一段為世人所推崇一樣。其實,古龍的文言多有欠通之處[比如“聞君有白玉美人。。。。。”這段便箋],無法望金庸之項背。但在起興上,古龍是高手,烘托氣氛,喧染情境,是他的拿手好戲。在這本書中,古龍的才情得到了最好的發揮。我的許多朋友把《絕代雙驕》排第一,而我以為《多情劍客無情劍》應該排在第一位。從《武林外史》開始,古龍才進入屬于他自己的寫作[此前的書基本上是垃圾]。從《武林外史》開始,古龍在一系列作品中尋找同一個人,他或者叫沈浪,或者叫楚留香,或者叫陸小風,或者叫葉開,或者叫謝三少爺,他們的共同特點是瀟灑,沉著,風流倜儻,無所不能;他們的共同名字叫浪子。其中最響亮的名字叫李尋歡。

李尋歡的人生秘密不在于例不虛發的小李飛刀,不在于“一門七進士,父子三探花”的書香門第和文采風流,不在于尋歡作樂樣樣精通,不在于義薄云天以德報怨。。。。當然,這些都是構成李尋歡的不可或缺的背景。他的秘密在于,他把美學引入了真實的生活中。這就是說,他把他的一生當作一部傳奇作品,他的生活方式就是作品的形式,他的人生段落就是作品的章節,他的處事風格就是作品的風格,他和他人說話就是作品的對白,他跌蕩起伏,姰麗多姿,三天三夜也將不完的一生當然就是作品的故事情節。最重要的是,生活已成審美本身,那就不能按生活的原樣來生活,而應該按作品的需要來處理。而美是危險的,因為美排斥平淡中庸,美需要多資多彩,就象北島說的“渴望燃燒/就是渴望化為灰燼”,因此很少有人膽敢把美學引入生活,人們通常在藝術作品中進行審美活動,完了該怎么過還是怎么過[這是“美在于距離”的真諦]。就象人們激賞“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但是一般都采取“好死不如賴活”的策略來對付人生。李尋歡不是常人,他窺透了這些奧密,決定選擇為美獻身的人生道路。

他的第一件事,是為自己制造一個不幸的悲情處境,所以他把林詩音讓給了龍嘯云。通過這個方式,他永遠占有了林詩音,同時,更重要的是他永遠擁有了感傷的不堪回首的不了情,這是一種何等永恒的審美行為。這就保正了哪怕在他最快樂的時候,他也是憂傷的,因為他心里有永遠的傷痛。無論他如何尋歡作樂,他都知道自己其實是在強顏歡笑。這就讓他與眾不同,因為沒有人理解他的心事,越是誤解,越多傷害,對他而言就是越美。“無論和多少人在一起,他都是孤獨的。”是的,因為他和所有的人都不一樣。他是那樣的自戀,以致于喜歡享受自戕的快感。在那小酒店中,他一住一年多,每天白天七壺酒,夜里七壺酒,這是一種形式感很強的自戕的美,只要有另一個人[在書里是孫駝子]見證,流傳開就是傳奇。

這就是李尋歡。你說他矯情也好,做作也好,你得承任你做不到他那樣。不因為你沒有他的能力和背景,而是你無法承受那種生活需要付出的代價:忍受寂寞,永遠保持自己的形象。

寫到這里,我突然有泄露天機的感覺……。

現在讓我們談談古龍和李尋歡的關系。不難想見,當古龍書寫李尋歡時,他是全情投入的。隨著寫作的深入,逐漸的,李尋歡成了古龍理想人格和古龍自己的替身。與金庸追求中正平和的理想境界相比,古龍更帶有叛逆性。除了令狐沖,金庸從未將一個浪子作為主人公。并且,從情色上看,令狐兄弟配不上浪子的稱號。看李尋歡,“他這一生中,也不知和多少位絕色美人有過幽期密會,他掌中沒有拿飛刀和酒杯的時候,也不知握過多少雙春蔥般的柔荑。”古龍是以欣賞的態度這樣寫的。無論是習武,撫琴還是用情,金庸都認為過猶不及。武學就不多說了,單說那琴與情吧。劉正風和曲洋在彌留之際仍不忘評點莫大的胡琴,曲洋說:“他劍法如此之高,但所奏胡琴一味凄苦,引人下淚,未免太也俗氣,脫不了市井的味兒。”劉正風道:“是啊,師兄奏琴往而不復,曲調又盡量往哀傷的路上走,好詩好詞講究樂而不淫,哀而不傷,好曲子何嘗不是如此?我一聽到他的胡琴,就想避而遠之。”霍青桐贈陳家洛的短劍上刻的十六字,乃是金庸推崇的境界:“情深不壽,強極則辱,謙謙君子,溫潤如玉”。相比之下,古龍本身既有憤世嫉俗的憤青情結,又有及時行樂的浪子情懷,還有“天子呼來不上船”的恃才傲物作派。這些東西深深地烙印在古龍的作品中,越是好的作品,這種氣息就越濃。而在李尋歡身上,古龍投入了最深的感情,并且還賦予李尋歡光輝的仁愛之心。這使李尋歡遠遠高于古龍的其他精典人物,比如西門吹雪,無花,蕭十一郎。可能只有花滿樓較為接近,當然也只是接近而已。于是李尋歡成為古龍的代表。實際上,古龍自己就是把美學引入生活的人,他的縱酒,他的美色之欲,他那狂放的寫作方式,都是有意味的形式——審美的形式。而金庸在生活中搒演的就是謙謙君子的角色。誰又能懷疑文如其人的古訓呢。現實是:古龍早已天妒其才,英年早逝;金庸則幸福地生活在主流社會中。這讓我想起了多年前我頌詠阮籍的一句詩:“才華與命運都是傷人的”。

我想我已經讀通了古龍和他的李尋歡。其實,《多情劍客無情劍》中寫得最成功的人物是林仙兒,也是古龍所成功塑造的絕無僅有的女性人物。

《平凡的荣耀》全集在线观看-大陆剧-天天电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