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武林世家

作者:轉載發布時間:2011-03-06

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有江湖,這已是句老話了——老話通常也是真話。

究竟恩怨從何而來?個人認為,至少部分是因為:有人的地方就有社會等級、身份格局,就有奮斗起點的不同,人生際遇的相異,而差別最易引發功利之念,貪嗔之心。

古龍的筆下就時常有這么一群含著金鑰匙出生的江湖世家人,他(她)們的恩怨情仇同樣深邃復雜,多姿多彩。

南宮世家的密約

早期的古龍愛寫些一般出身、但是得遇名師的清秀文弱少年,比如繆文、辛捷、裴玉,到了護花鈴中的南宮平,清秀文弱依舊,但他的生存背景已完全改變了。如果我們把目光透過南宮平和梅吟雪的凄美愛情童話,南宮世家的家族風云更有一番意味。

好比紅樓夢中的護官符,據說江湖中流傳的富貴榜是:金南宮,銀歐陽,玉司馬。南宮排在第一,在南宮世家聞名的紅黑兩色標志下討生活的人,不知有幾千幾萬,這充分顯示了該家族富甲天下的氣派和排場。

書中描述,作為南宮財團少主的南宮平天性內斂,他結交英豪,匯聚門客,鐘鳴鼎食,頗有孟嘗之風。而且他自幼好武,但不知拜了多少武師,耗費了許多錢財,所遇都非高手。直到投了當時的武林第一人“不死神龍”龍布詩門下,方才漸漸磨礪得成熟起來。(這一節描寫似乎與九紋龍史進完全一致)

只是,“不死神龍”一直以為他孱弱無能,脂粉氣太重。

但在神龍和丹鳳的十年約會上,他的冷靜沉著和縝密分析使得他的才智終于破囊而出,也使得龍布詩最終認識到他外和內剛的心性,從而放心將寶劍葉上秋露和保護梅吟雪的安危職責一并交付與他。

在西安古城,南宮平和梅吟雪面對天下群雄的發難,從容面對,笑傲生死,當真只有“芳華絕代”四字略可擬之,這也是早期古龍筆下最令人驚艷的場景之一,也許只有意氣風發的少年時候才可能寫出這樣純粹熱血的文字。

如果忽略古龍當時鬻文為生的創作背景,南宮平在西安城里對財富的張揚和炫耀,至少很大部分是為了梅吟雪——在求偶時節,大多雄性動物都會換上他們一年中最光彩的羽毛和皮紋。

南宮平的羽毛就是他的財富:他所寫的窄窄一張紙柬、小小一個花押,便使得仗勢欺人的酒店伙計驚懼惶恐,面對著少主人,不知該說些什么奉承、求恕的話才好;滿城愛俏的姐兒都想看一看他的風采,而愛鈔的姐兒已經在貪婪地思念著他囊中的財富;各式各樣的名刺,堆滿了他面前的桌子,滿城的江湖英豪都等候著謁見南宮公子;而那天下聞名的華清池溫泉,也有幸洗浴孔雀妃子的凝脂。

你看這一段“梅吟雪嬌慵地斜倚在精致的紫銅燈下,柔和的燈光,夢一般地灑在她身上,面前的云石紫檀桌上,有一籃紫竹編筐、綠絲為帶的佳果,鵝黃的是香蕉,嫣紅的是荔枝,嫩綠的是檸檬,澄紫的是葡萄……這些南海異果,便連大富之家也極為罕見”,能否想到后面那個粗茶淡酒的古龍?

但是古龍畢竟是古龍,肅殺的古城風雪中,南宮平與梅吟雪并沒有演化成“你瘋我傻”的滿地碎瓊瑤。

在南宮驚變一章,南宮世家忽喇喇大廈傾,產業處處變賣,食客伙計星散,最后連他們的棲身山莊都脫手了,南宮平一度只能買四文錢的燒餅度日,而且錢還是借葉曼青的。但同時,江湖中覬覦、劫奪他們財富的勢力卻突然變得龐大無比。

當南宮平歷經磨難終于趕回家的時候,聽到了自己家族最隱私的秘幸:南宮世家的財富,來自于一場魔鬼似的的交易。

南宮平的玄祖,本是個最窮困的人,他受盡了貧窮的折磨,于是發誓要成為天下的巨富。他辛苦積下了一筆資本,隨著一幫海客到海外經商。哪知船到中途,卻遇見了風暴,南宮辛巴達攀在一片船木上,漂流到一個不知名的海島,又變得一無所有。但這不知名的海島,卻原來是在武林中傳說最久也最神秘的諸神之殿。

島上的老人與他玄祖達成了一個奇怪的交易:他們送給他一艘巨船的珍寶讓他完成原始積累,但是此后南宮一家,每隔一代,便要令長子帶著一批銀子,送到諸神殿去;每過一代,銀子便要增加一倍,除非南宮一族絕后,這契約便永遠不能違背。

到了南宮平的伯父一代,契約債務的標的額已堆成一個不可思議的數字,他的祖父動用了所有能夠動用的產業,才令他大伯將銀子送去。而他大伯臨去的那一天,竟將自己新婚妻子和方在襁褓中的兒子,一起震斷心脈。因為他算出,再過一代后,南宮世家便是賣出所有家財,也未見能將這一批銀子湊滿,也許死亡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如果你還在為南宮世家榮華富貴和不可一世表面掩蓋下的血淚史瞠目時,套用古龍愛講的一句話:只是,這遠遠不是故事的結束。

南宮平最后履行家族密約,來到了諸神之殿,卻發現島上的老人基本都是沉溺于異想天開的準瘋子。更無法接受的是,他最后得知諸神之島的島主就是他的伯父南宮永樂,而南宮世家中人,世世代代俱是諸神島主。因為諸神之島,根本就是南宮世家所創,南宮世家每代長子前來,便是要接傳島主之位。

如果拋開細節中的諸種漏洞——我們本就應該原諒一位偉大作家來不及修訂的早期不周密之處,那么可以完全得出的結論是:南宮世家所謂的與諸神之殿的密約根本就是一個謊言。

為什么南宮先祖要給后代子孫傳下這么個謊言密約?

我個人的理解是:南宮創業者深知“君子之澤,五世而斬”的道理,為了激勵后代子孫不至于淪落為紈绔大少、敗家子弟,立下這樣的密約以刺激家族后代的才能之士兢兢業業,奮發進取,不敢稍起懈怠之心。

而且,以創業者的才智,他們不可能算不到以幾何倍數增長的契約標的額終究會長到崩盤的一天。也許他們的考慮是這樣的:如果一代代的聰明才智之士在家族財富增長上殫精竭慮,那么很多優良的家族作風將會形成,只要好的傳統在家族中延續下去,那么即使到了財務最終崩盤的時候,這個家族中的菁華和元氣也一定會保留住,并重振家族的尊嚴的。

而這過程中,南宮永樂的瘋狂,南宮平與梅吟雪的愛情缺憾,便都是承受“金南宮”這三個字的犧牲。

古龍終究是鐘愛這個清秀倔強的少年,六年后,他借楚留香和胡鐵花的口中道出:這些武林世家,人才輩出,他們雖不常在江湖走動,但神龍偶現,所做所為,必是足以震驚天下的大事,譬如說……南宮平,昔年就曾在一夜之間,掃平太行十八寨,而令橫行天下四十年的太行群寇,從此一蹶不振。

當然,這一現曇花也并不是南宮世家的最終結局。

就像大宋皇朝密室里不妄誅殺柴氏子孫、士大夫和進言者的祖訓擋不住金元入侵者的錚錚鐵騎一般,南宮平之后的家族終究還是走向衰落了。

再過五年,流星蝴蝶劍里的南宮世家已經完全沒落,傳到南宮遠已是最后一代。南宮遠廁身江湖四大名公子之列,風流倜儻,文武雙全,玩的事更是樣樣精通,但他只是媒介律香川與萬鵬王的清客而已,因為他花的銀子,十兩中至少有五兩是孫玉伯“借”給他的。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綠鬢少年,忽已白頭。

人生一夢,夢醒更休。終日碌碌,所為何由?

南宮遠彈琴而歌,他擁有的,僅僅是南宮世家“過去”的風光而已,他的本事,僅僅是懂得玩、會玩而已。

護花鈴描繪漫天風雨中的南宮山莊,莊嚴巍峨:門戶是一座高達三丈的石門,石門上滿雕著微笑的仙人與猙獰的惡獸;主院屋脊有如史前的猛獸般矗立,雄奇的滴水飛檐,卻像是它的一雙巨翅,正在振翼飛起。

與諸神的密約固然是一個謊言,但是它使得家族清醒和奮發;為神拋棄或者說自己放棄與神交易的家族,終日碌碌的如在夢中。

暗器家族的生存之道

1968年,當浩然的《艷陽天》正在大陸以一個令人瞠目的數字發行流傳的時候,古龍創作了他的第一部楚留香傳奇,分《血海飄香》、《大沙漠》、《畫眉鳥》三部。畫眉鳥中,描寫了暗器之王——暴雨梨花針的家族傳奇。

發明、制造這暗器的天才是位武林世家的子弟,叫做周世明,他從小患了一種極奇異的軟骨麻痹癥,非但不能學武,而且根本連站都站不起來。

他們家一共有五兄弟,周世明排行第三,但他的天資智慧要比另四個兄弟都高得多。眼見他的兄弟們在江湖中一個個“豎子成名”,心里自然難免悲憤,就發誓要做件驚人的大事給別人看看。

這件大事,就是暴雨梨花針的問世。

而第一個為這暗器獻上的犧牲就是它的打造者——當時姑蘇最著名的銀匠巧手宋。

打造期間,南湖周家每個月都會令人將一筆數目很大的安家費送去給巧手宋的家人,這正是周世明用來買巧手宋的命的。因為除了設計者周世明,這巧手宋唯一知道制作暴雨梨花針的秘密,周世明自然絕不會讓他再活在世上。

隨后周世明廣發英雄帖,將當時最有名的幾位暗器高手全部請了來較量,結果幾位暗器高手一齊葬身在周世明手里的一個小銀匣子下。

周的兄弟們江南四義見到自己的兄弟有如此厲害的暗器,竟不去規制周世明的偏激和殘忍,卻想借此暗器樹立南湖周家的威名,但他們萬萬未料到的是,這暗器之王卻成了滅門的根本。

江湖中人人自危,都將周家兄弟視為公敵。因為誰都不愿這種暗器留在周家兄弟手里,大家都怕他們用這種暗器來對付自己。

結局是:這些人先下手為強,想盡各種方法,將江南四義一一除去,又放了把火將周家莊燒得乾乾凈凈,周世明也葬身在火窟之中。

而暗器之王從此變成不祥之物,得到它的人,總是不得善終。

我懷疑周患上是小兒麻痹癥。幾年前下鄉時看見各當地政府堅決消滅脊髓灰質炎的標語時,除了惦念那在江湖里不知所終的暴雨梨花針外,都免不了慨嘆一番黨和政府的英明領導。

江湖代有才人出。

暴雨梨花針之后幾年,江湖里又出現一種更可怕的暗器——孔雀翎。

孔雀翎裝在一個黃金圓筒里,表面平凡古拙。但據說它發射時,當你還在為那一瞬間無以言喻的輝煌和美麗震驚的時候,你的生命已經被它潮汐般卷走。

當年黑道上的三十六魔星,為了毀滅孔雀山莊的秋家,結成血盟,聯手來攻,這三十六人武功之高,據說已可無敵于天下——但他們沒有一個能活著回去。從那一役之后,江湖中就沒有人敢來輕犯孔雀山莊,孔雀翎三個宇,也從此傳遍天下。

而孔雀山莊五百里基業,五百條人命,秋家三百年家族榮史,都是筑在這枚小小的孔雀翎上。

然而,這枚干系他們整個家族生死存亡的孔雀翎,竟然會被驚才絕藝的主人秋一楓粗心大意的遺失在泰山之巔,就在不久之前他還籍此戰勝了不可一世的武林第一高手大雷神金開甲。

這在當時,是江湖的第一秘密。為了維系這個家族秘密,出于偉大友情、可以借假的孔雀翎讓高立去對付麻鋒的秋鳳梧,卻要求高立發誓永遠保守這個秘密——用生命來保密。

秋鳳梧也曾為家族的安全計,帶著孔雀圖去找可信任的好友、天下第一名匠、蜀中唐門的徐夫人。只是徐夫人費了六年心血.連頭發變白了,卻還是無法再打造出一副與傳說里同樣的孔雀翎來。她的仿造品,外表和構造,雖然和孔雀圖上記載的完全一樣,卻偏偏缺少了那種神奇的威力。

但就這仿制品,已使得江湖里一個卑微的馬車夫,成為黑手組織里最可怕的殺手無名指。無名指未能建立起自身的家族,而永遠淪為一位見不得光的殺手,固然跟他自身的才識氣度有關,也是因為他發覺這手中的孔雀翎遠不如傳說中的那么厲害——他雖然一直以為這是真的孔雀翎,卻也免不了起疑心了。

這就是孔雀翎的最大悲哀。如同暴雨梨花針一般,它雖有設計圖紙,卻永不能批量生產。

秋家傳到秋水清這一代,孔雀山莊連假的孔雀翎都沒有了,所以秘密一經泄露,那原本放置孔雀翎的檀木匣里的人皮自然擋不住復仇尋釁的江湖人的刀劍。孔雀山莊五百里基業,五百條人命,三百年家族榮史頓時成為一片廢墟。

——當年秋一楓因為遺失了一樣極重要的東西,自覺沒有臉再活下去,自盡前留下遺命,叫人把他臉上的皮剝下來,作為后人的警惕。

——在天涯明月刀的最后,傅紅雪面對公子羽,后者坦承真正的孔雀翎就在他手中,只是公子羽還坦承“這東西根本沒有傳說中那么可怕”。

所以孔雀翎在江湖里已經永遠成為一種傳說,秋家的哀痛秘史就是這個美麗傳說的最終祭祀。

蜀中唐門并不是一個武功門派,也不是一個秘密幫會,而是一個家族。

這個家族雄踞川中兩百多年,從沒有任何一個門派任何一個幫會的子弟門人,敢妄入他們的地盤一步,因為他們的毒藥暗器實在太可怕。

這是白玉老虎對唐門的整體描述。可以說,自古龍之后,唐門才真正成為江湖里最富神秘魅力的門派。就像福爾摩斯一般,這個文學里的想象竟然鑄造了讀者腦袋里一個根深蒂固的形象——也許蜀中真的有一個唐門吧?

梁羽生、溫瑞安等無不附會過這個特殊的門派、特殊的家族。就連幾年前看肥皂劇《少年黃飛鴻》,江湖中人一中奇毒,大家就會想:莫非是唐門的人所為?

唐門的暗器比不上暴雨梨花針和孔雀翎威力之大,江湖里很多人都能破解唐門的暗器,比如地藏、葉孤城,但是唐門雖為江湖中大多數人忌憚與銜恨,卻偏偏能在弱肉強食的江湖里一直屹立不倒——這自然是因為它有一套獨特的生存辦法。

名劍風流中,唐門鑄煉暗器的密地戒備之森嚴,是外人萬難想象的。那地方十三年來太平無事,但是當值的制度仍然被嚴格的遵守。三十人的巡邏隊中,一人因為老婆生孩子告假一日,也得到二把手的批準,但是仍然被當值的老大狠狠批評了一通,后者還罰了一個當值時偷偷喝了兩口酒的人加班頂上。

而唐門的暗器,也不是在模胚上成批量制成的。它們每件暗器都是由不同的零配件拼成的,手續固然繁重至極,更巧妙的是,暗器各個零部件的打造者也不同。譬如有的人終生就只打造一片暗器上的鐵葉子,別的事他們全都管不著。這樣到后來不僅熟能生巧,越造越好,而且他們下工后,還可以和平常人一樣生活,用不著擔心別人來把他們架走去套取暗器的秘密。

至于把零部件最終拼湊成一件暗器的人都是已退休的老人,而且大多是孤家寡人,他們一做這種事,終生就不能再走出鑄造地一步。而對他們來說,能做出一件完美的暗器來,使唐家的光榮歷史保持不墜,就是他們最大的快樂。

到了白玉老虎中的唐門,他們的暗器監控制度更加嚴密,唐門中人領取、使用暗器都有嚴格的手續,違反者必受到嚴懲。并且,我們還可以看出唐門為了稱霸天下的野心,在江湖上建立了一套嚴密高效的信息系統,唐門對大風堂人策反工作的準確有效,無疑很大部分依賴于此。

也就是在白玉老虎中,唐門已經開始擺脫江湖組織的野莽氣,成功地進行了各種商業運作,他們除了出售毒藥暗器外,還與外人聯營和堂堂正正的做正規生意。唐家堡就在這樣年復一年的良性運作中繁榮壯大,直至發展成一個具備小城市規模的龐大家族。

無忌在半山間遙眺唐家堡,內心充滿對信心的恐懼。因為這城堡給人的感覺不僅是壯觀,而且莊嚴、沉厚、扎實,就像是個神話中的巨人,永遠不會被擊到。

對比孔雀翎和暴雨梨花針,唐門的暗器絕不是最犀利的,但是唐門的生命力卻最渾厚和悠久。或許唐門缺乏制造出孔雀翎和暴雨梨花針這樣的絕頂天才,但是它的制度化運作經營的結果,卻毫無疑問地論證了法治勝人治的道理。

世家子弟的眾生相

世家子一般都是守業者,創業容易守業難。

早期的古龍作品中,世家子多半是心態平和,富貴不能淫的少年人物,南宮平和沈浪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南宮平是一個沉重至極的人物。他的肩上放置了太多的家族責任,更要命的是他的師門是白道力量的中堅,他作為衣缽繼承者,又承擔了解江湖于倒懸的道義責任。但他天性平和內斂,悲天憫人,一只死鳥都會令他慨嘆起人生的無常,因此從根本上說他缺乏領袖人物的氣質,他的愛情淪為家族中興的犧牲并不是一個奇怪的結局。

沈浪卻是個飄逸至極的人物。武林外史中隱約透露他是九洲王沈天君的后人,當他還是個十歲左右的髫齡幼童,便有胸襟將千萬資產的家財,全部送給仁義莊行俠仗義。他與快活王有不共戴天的私人仇怨,卻也對快活王的胸襟魄力手腕惺惺相惜,引為平生的知己。他沒有和快活王真正動手過過一招,但兩人的明爭暗斗風起云涌,高妙之處不可言指。

更難得是,沈家乃是武林中歷史最悠久的世家巨族,沈家子弟,兩百年來經歷七次巨大災禍,而又能七次中興家道的故事,在江湖上膾炙人口,沈浪卻能拋開這個江湖怪圈,中年之后與好友買舟到滄海深處尋找那縹緲的仙山,永離江湖的恩怨和塵囂。

沈浪之后,固然再無這般從容灑脫的江湖人——他的唯一親傳弟子公子羽,也是一個為虛名而與魔鬼交易、少年便衰頭的人物;沈浪同代,眾多的世家子與他相比也是判若云泥。

中原高氏世家最后一代主人高山青,才氣縱橫、武功絕世,但到了晚年,他忽然變的孤僻古怪,迷信神佛,非但耗費千萬建造古墓作為自己的藏靈之地,而且還不令他后代子弟知道這古墓所在。原因只是他迷信人死之后,若是將財產帶進墓中陪葬,來世投身為人時,便仍可享受這些財富。盛極一時的高家就此敗落在這個瘋子手中。

山左司徒一家,不但易容精妙,輕功、暗器、迷香,以致大小推拿之學,無一不是精到毫巔,昔日在江湖中之聲名,不過稍次于云夢仙子而已。但由于他們功夫大半屬于陰損,是以遭了天報,一門死絕。唯一后人,投入快樂王門下,成為為快樂王搜集天下絕色美女的淫媒,本人更是一個不男不女的陰陽人。

除了氣度雍容的鄭蘭州外,那精于茶道的李登龍,精于酒道的楚鳴琴,更是落魄的世家公子,人品之劣,實不足一提。

有意思的是,武林外史固然寫到了眾多的世家子弟,也寫了幾個俗不可耐的暴發戶,比如奸商賈剝皮、金礦礦長周天富等。古龍揶揄道:暴發戶的氣派,平時看倒也不小,但和真正的世家一比,就像是猴子穿龍袍,望之非但不似人君,連猴子都不像了——倒像個猩猩。

早期還值得一提的是名劍風流中唐門長女唐琪。唐門宗主唐無雙臨死時,正是蜀中武林最混亂的時候,唐家本身也遭遇著一個很大的危險。他于是找了本門的一位遠房堂弟來假扮自己,穩住局面。臨終時,并將監督這位影子武士的職責交給長女唐琪,告以如這傀儡稍有異動,便可立刻將他殺死。

有意思的是,書中的陰謀人物欲掌控唐門,另外找了個趕騾車的人來扮這假的唐無雙。那假的唐無雙雖然多年來不忿于做傀儡,但在別人的陰謀施加到自己身上的時候,終于還是沒有出賣這個秘密,畢竟他身上流淌的也是唐門的血液。正是這種家族榮譽感的維系,才使得唐琪很快識破了假中假的唐無雙。

當然,唐琪為履行好這份囑托,自然不可能離開唐門一步。她的大好青春華年,無疑也成為這家族榮譽的犧牲——依法治門,也是需要代價和成本的。

俞佩玉想起她每次嫁出去后,丈夫都忽然而死,不禁機伶伶打了個寒噤:那些人難道都是湊巧死的么?那其中又有何秘密?

或許,只有那高高蹲坐屋頂,莊嚴而猙獰的辟邪石獸,才從始至終見證了這高院深墻中的一切罪惡和光榮。

中后期的古龍筆下開始漸漸隱去主人物的家世,殺手浪子充斥于江湖之間。用王怡的話來講,古龍的江湖中,武功資本主義轉向了金錢資本主義,一個自由主義的江湖漸臻成熟。而自由,是惟有身份平等才能導出的邏輯結果,否則上層稱之為愛情的東西,到了下層就要被喚作下流了。

好比神雕俠侶,一干江湖牛人在華山頂上按東西南北中排成了新的差序格局,大家正在飄飄欲仙、其樂陶陶的時候,突然來了群武功差勁的“妄人”,不知從那里聽到“華山論劍”四字,居然也來比武爭雄,于是楊過一聲長嘯,風云變色,大家鳥獸散,只惹得世家的成員瑛姑、郭芙笑彎了腰。

金庸的潛臺詞是:武功低劣,那自然沒有華山論劍的資格,硬要不識趣的附庸風雅,就得被逐出這個市場。這是個身份的江湖,非請勿入。

換了古龍,不知父母、跛一只腳且身患羊癲風的傅紅雪,卻可以輕蔑的對江湖的王公貴族公子羽說:你和我交手,必敗無疑,因為你已經沒有了生趣。公子羽默然承認。

古龍的潛臺詞是:這是個身份平等的自由江湖,你只要本身有某種特殊的才干,敢于付出,那么江湖的回報永遠公平。

問題的關鍵只能是:看你喜歡哪一個江湖?

于是,古龍中后期的世家子弟,基本只成為小說里的配角,他們的出場模式,大多屬于以下兩種:

其一是被善意地嘲弄。除了南宮遠外,陸小鳳系列的“決戰前后”故事中,當陸小鳳在為如何送出充當比武入場券的綢帶而煩惱時,他遇見了一個用五萬兩銀子來買綢帶的人——來自江南虎丘雙魚塘,長樂山莊的主人,“玉司馬”家族宗主、“太平劍客”司馬紫衣。(補充一句:無論古今,頭銜長的人基本上是有身份的人)陸小鳳給了這位老花花公子一個畢生難忘的教訓,讓他今后改改那種財大氣粗,盛氣凌人的脾氣。但是司馬紫衣的出手不僅口頭警告在先,出手也未用全力——世家子弟的這點風度,古龍還是用筆忠厚的。

其二是完全平民化。多情劍客無情劍中的江南八義中,出身于南陽府老字號一貼堂金家藥鋪的老四成了賣野藥的郎中,本是萬牲園(看名字應該是養殖大戶)少東家的老五改行賣酒賣鴨腳。他們最終實踐了同年同月同日死的結義盟誓,和一般的江湖豪客已經沒什么分別——當然熱血顯得更足一點。另外就是神劍山莊的莊主謝王孫,武功已入化境,卻完全甘于江湖中的平凡地位,安心過平淡的家庭生活,即使是家族的榮譽和兒女的死亡都不能改變。

有沒有第三條路?

1975年的漫天風雪里走來一個沒用的阿吉。

和許多剛進城的青年農民工一樣,他出場時相貌普通、衣著寒酸、囊中如洗,急需一份工作來養活自己。于是我們看到他先是毫不猶豫接受了一個最低級妓院打雜的活——為嫖客端茶買酒,后來又找了一份挑糞的臟活苦活,經常餓得路都走不穩。

他的獲得只是一大碗蓋著紅燒肉的白飯或者幾個饅頭一根咸蘿卜而已。

但他終究是不平凡的人。

——至少他不怕痛,他挨了兩個想白嫖的小流氓七八刀,眉頭都沒有皺一皺,直到他們乖乖的拿錢出來付了帳;

——他拒絕了那肥胖老鴇的低級欲望,寧愿被炒掉飯碗。

當然,僅這兩點只能證明他和不向韓國老板下跪的小伙一樣,是一個有骨氣的農民工;接下來他和當地黑社會老大爭斗中表現出驚世駭俗的身手,也只能證明他是深藏不露的絕代高手;但是他向黑老大的軍師竹葉青提出的談判條件——讓每個人都過自己愿意過的日子,這就不是一般江湖豪客能說得出的話。

為了向天尊買他一直心懷愧疚的兒子的命,他坦承本來寧死都不愿說出的秘密:我就是翠云峰下,綠水湖前,神劍山莊的三少爺謝曉峰。

謝曉峰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謝曉峰是天下無雙的劍客,自從他生下來,他得到的光榮和寵愛,就沒有人能比得上。在世人心目中,謝曉峰幾乎已接近神。

一個人具備貴族和浪子兩種性格,對古龍來說是拿手好戲,這兩方面他都寫的輕松自如。當他是阿吉的時候,妓院廚房的啞巴,挑糞工老苗子這些社會最底層的人都可以成為他的朋友——這是個平等不計身份格序的江湖;但他恢復成謝曉峰的時候,那些為他犧牲的人如金蘭花、娃娃又都顯得那么無足輕重——這是個弱肉強食的江湖,作為一個江湖人,必須接受這樣弱者被淘汰的命運。

他被別人利用,也利用別人。他對愛上他的女人殘酷無情,也不在乎女人的背叛。他有時平等地對視眾生,有時任何人命都不放在他心上。他也會怕死,但是在生死關頭他的念頭里偏偏只有窺視無上劍道的興奮和癡迷。這個人有時深沉,有時灑脫,有時憂郁,有時歡樂,有時候寬大仁慈,有時候卻又會忽然變得極端冷酷無情,至少在從前的江湖里個人還從未見過性格如此復雜的人物。

在與燕十三比劍后,他看到了劍道的極致是毀滅,于是削去自己的拇指,以終身不能使劍來換取內心的平靜,不同于他父親天性的平和沖淡,他走到這一步的過程中也不知道犧牲了多少人的性命?

但他終究脫離了江湖的宿命:江湖中每一代都有新的英雄、新的家族興起,而身在局中的七派聯盟和天尊都必敗無疑。

這個故事的結局是:不能使劍的謝曉峰在一家酒館里遇見前來挑戰的江湖少年,他搶過他們的劍,用食中兩指拗成兩段,然后只說了一個字:走。于是他們走,比來的時侯還快。

江湖里正因為有這些熱情如火的年輕人,才永遠保持了生動的色彩。

這個結局延續了多情劍客無情劍的“蛇足”:一對少年情侶在長亭惜別,因為少年要去闖他的江湖,博取他的名聲。孫小紅慨嘆他們不知道上官金虹的最終結局,李尋歡卻有不同的意見——江湖人活著,也要有理想,有目的,更要不顧一切地去奮斗。

總之,謝曉峰的自省完全是一個江湖人的自省,所謂世家子弟的身份已經被古龍完全略去了:在茫茫江湖上翻了船,最關鍵的是救出我自己一個。兩年后碧血洗銀槍的馬如龍,也曾化身為一個雜貨店的老板自省前生,但那只是復活里俄羅斯舊貴族的懺悔而已,對世家子弟身份的驕傲始終是他的最大精神支柱。

N百年后,一種叫網絡的江湖里曾發生了一起重大的沉船事故。很多江湖人不忙著先救起自己,卻津津樂道的問起對面下沉者的爸媽貴姓?來自南經幾度北緯幾分?身上有沒有帶著唐玉式花樣的荷包?懂不懂唐缺遺留下來的煉丹秘術?

似乎連死亡也可分成三六九等的………

——謝曉峰之后,江湖中或有謝霆鋒,但再無貴族。

《平凡的荣耀》全集在线观看-大陆剧-天天电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