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筆下九大墓

作者:轉載發布時間:2011-03-06

第九墓……鐵掌峰幫主墓園

鐵掌山中指峰是鐵掌幫歷代幫主埋骨之所在,這樣的群葬風格在金庸筆下好似是獨一無二。書中有兩句說明頗有意思:“若是幫主喪命在外,必由一名幫中弟子負骨上峰,然后自刎殉葬,幫中弟子都認是極大榮耀。”“鐵掌幫每代幫主臨終之時,必帶著他心愛的寶刀寶劍、珍物古玩上峰”

相關鏈接:金陵十二釵VS金庸十二釵金庸筆下慘烈女子大比拼

舊版射雕中鐵掌幫耀武揚威的段落可不少,儼然是天下第一黑幫,現版射雕中那些情節大都被精簡,使人感覺鐵掌幫屬于地頭蛇類型的幫派,勢力難出湖南。聯系上面兩句引文,認為改得合理。幫主喜愛的兵器秘笈之類一般都是珍品,多半具備鎮幫之寶的地位,可鐵掌幫歷任幫主卻是各把心愛之物殉葬,如此心態,怎能讓精華流傳承續。此外既然幫中弟子都以自刎殉葬為榮,那歷來承擔此任務者在幫中恐怕都應算是優秀人才,白白為了死者而搭上一條好漢,鐵掌幫有多少人才可以這樣浪費?

荒山藏枯骨,這座山洞藏的是過往的榮耀。

第八墓……華山女俠岳靈珊姑娘之墓

岳靈珊是不太符合人們心中“俠”之形象的,“小師妹”才是她的代名詞。無論嵩山禪臺前的少婦人,還是官道馬車中的癡情女,在令狐沖心中都化作一個親切得忍不住要去溺愛的“小師妹”。要真正體會這樣感覺,你首先得是一個有過去的人。當我尚處于青梅竹馬季節時,對轉愛的岳靈珊是很不以為然的;若干年后再翻及《笑傲江湖》的某些段落,沖哥的惆悵、執著、傷懷交織在胸中,簡直要壓抑得自己濕潤起來。

小師妹的死對于任盈盈的愛情而言其實并不是好事,她永遠也無法確知令狐沖心中究竟掛著哪個人多一些。只是這事也不再重要了吧,令狐沖的初戀宛若那夜春月下的輕煙薄霧,朦朦朧朧隨風消散,盈盈的濃情真意卻夾在鮮花氣息中漸漸滲透進懷,令人沉醉。令狐沖縱有千般哀愁,也可借此一醉消愁。

翠谷葬幽魂,小師妹的墳墓中葬的是初戀。

第七墓……桃花島女主馮氏埋香之冢

關于馮衡勞累致死的版本流傳著如下兩種:

甲版:黃藥師在真經失竊后憤憤不平怒火難抑,馮衡為讓夫君開顏開始默寫真經,東邪癡迷武功昏頭,沒有覺察妻子健康日見惡劣,終到最后不可挽回之地步,黃藥師悔之晚矣,眼睜睜看著馮衡滿含癡戀與不舍的眼眸輕輕合上.......

乙版:黃藥師在真經失竊后憤憤不平,雖在妻子面前強加掩飾也難免流露失意之情;馮衡為讓夫君開懷開始默寫真經,東邪覺察到妻子因默寫而導致身體日見衰弱,請求、懇求甚至苦苦哀求她停止默寫,但馮衡一心為了愛人,越默不出越自責不能分擔就越要勉強繼續,終到最后不可挽回之地步,兩人悔之晚矣,緊握的雙手在女兒哇哇的啼哭聲中漸漸松落......

想象只能改變過程,悲劇的結局已然注定,甲版中男方只顧自我追求,此謂愛的悲劇(女方),乙版中兩心相知,卻為了完成對方心愿而執意操勞,這是愛情的悲劇。無論何版,令人嘆息的是恐怕他們直到最后才懂得對方真正需要的是什么。馮衡要的不是天下武功第一的英雄,黃藥師要得也不是武功天下第一的稱號,真正的愛情之中最需要的就是彼此。大錯已成,滿島桃花終是一場虛夢。

白花擁石墳,這里留下的是愛情。

第六墓……活死人墓

相關鏈接:武俠片里的泡面頭大展播金庸筆下的十大背叛愛情男女

活死人墓建造的初衷本是王重陽為了掩藏自己的事業理想,沒料到最終收藏了古墓派幾代人的夢想。林朝英確實是值得欽佩的女中豪杰,可惜卻成為自己愛情的殉葬品,這還罷了,她替自己愛情選擇了途徑和收拾殘局的形式,我們并不好評說是否值得,可是她因自己際遇失意就運用尊長之權,對門下人員生活大加干涉,規則之嚴實在不合人情,有讓自己的后輩全部變成殉葬品之嫌。李莫愁因愛生恨變成江湖魔頭,固有自身性情之故,古墓派自閉拒外敵視男子的傳統對她多少有些潛移默化的影響。其實,生死本算不得愛情真偽的驗證品,林朝英若有了危難需要王重陽赴死,后者想必也能心甘情愿的做到,可是這段情終究無緣。林朝英至死也沒領悟自己的愛情夢想究竟虧在何處,這份悲哀比著她自身的命運可更使我扼腕長嘆了。王重陽的事業、林朝英的愛情、李莫愁的武功、楊過的自由、孫婆婆撫養男孩的夢想,都被斷龍石牢牢的關在這“終南山后,活死人墓”中了。?

?

第五墓……阿朱之墓

可以說蕭峰文化不高寫不出如花悼詞,但對于一份折夭的愛情一個早逝的生命而言,匹配的言辭再美麗又有何用呢?簡單的四字墓碑,隱含著深沉的愛戀和無盡的悲愁,對于蕭峰這般真性情的男子而言,已是最恰當的訣別。

這個墓碑之下埋的的是兩個人的性命,阿朱一個,蕭峰一個。當年我曾為慕容昔一篇妙文《蕭峰之死》而仗劍出列連論數日,其實想來,無論是動機也好根源也罷,冥冥中早有注定,蕭峰這條性命確實是送在小鏡湖畔了。

竹林軟土,埋的是生命。

補一句,蕭峰埋阿朱時的傷逝,一直是金書中最能打動我心的鏡頭之一。

第四墓……遼東大俠胡一刀夫婦之墓

此墓身側還埋著見證諸多變故的冷月寶刀以及金書中一位奇女子程靈素。本來以為它埋著的是那種生死與共甚至為愛不惜犧牲的精神,后來隨意翻翻書,看到南蘭一句話方才明白:“只聽得她幽幽說道:‘要明白別人的心,那是多么難啊!’她長長地嘆了口氣,緩步遠去....”

胡一刀夫婦的愛情為苗人鳳等人羨慕景仰并非“生死與共”而已,最重要的是胡氏夫婦的心意相同彼此理解。南蘭怨苗人風不解風情,苗人鳳內心深處何嘗不藏著游蕩江湖舞刀論劍不被接受的遺憾?此外,又去何處能再遇到如胡一刀這般,能和自己性情投契武功相若的好漢知己呢?失戀很痛苦,不被人理解更為痛苦。

滄州孤墳,葬的是理解。

也補兩句,《飛狐外傳》書中兩個人物南蘭和胡斐常以不明真情之名被人問罪,前者選擇尚需有所生活閱歷方能接受,后者被責實令我長久感嘆:人與人之間的理解是多么難!

第三墓……金蛇郎君墓洞

我讀《碧血劍》時年紀很小,看到金蛇郎君在自己的墓洞中留下了那么多害人之策,渾不知贊嘆他心計之厲害,只覺得人心毒辣多疑至此,活著又有什么快樂自在可言。那時候正對明末農民起義故事著迷得很,《碧血劍》的歷史背景正好對上胃口,我的注意力都放到和闖王大業有關的人物身上去了。替李巖感慨幫袁承志惋惜很長一段時間后再看此書,才理解了夏雪宜為何要如此之毒。一個人的遭遇會極大影響他對待外界的方式。即使天性淳厚如郭靖,江湖上磨礪多了也曉得要防人,更何況夏雪宜大半輩子也只碰到溫儀不會傷害自己。身后事那般處心積慮布置種種陷阱也怨不得他狠啦。

我想夏雪宜最快樂的時候就是看著溫儀柔和的眼神,那里蘊涵著一種他以為早在這世上消失的事物:善良的信任。只苦了這一對的命了,算是為他手上的命償債吧。

華山崖洞,封的是對人的信任。

第二墓……香香公主墳

她的美表露著源自天然的純樸的震攝力,不僅僅是五官容貌的絕妙,特別之處在于氣質上無比純真的親和力,任誰見了都忍不住心生柔和。原先是很以為金庸描繪香香公主魅力時過份夸張,后來聽一些朋友談旅途見聞,大都有過在某些景色前目凝口滯手足頓軟的經歷,始信世間真有那么一種美感,或清澈或寧靜讓人剎那間無法自我的。當然金庸的描寫還是夸張了,因為即使有這樣的美,也得有能容納如此美的心靈,我想他大概理想一些,希望每個人心底都藏著柔軟的一塊吧。

玉瓶畢竟是脆弱的,尤其在人心底另一股潛藏的力量面前。欲望是一張無邊無際的大網,能把任何事物都圈在里面,它的網孔很大,卻好象特種玻璃一般,一面看是鏡子反面看則是玻璃,外部看得到里面的誘惑,內部卻發現不了外面的退路。

陶然亭側,一縷香魂,純真飄搖。

第一墓……愛女凌霜華之墓

該如何說呢,這本書的壓抑是人所共知的。就連墓碑上“愛女”這兩字看著都能讓我寒毛倒豎,偽善和殘酷組合在一起,實在是令人最為懼怕的詞匯。

凌霜華在我心中的模樣其實一直甚為模糊,不曉得是因為書中描寫本就含糊,還是因為她布滿刀傷皮肉翻爛的臉龐令我不敢細想。被父親活埋的她,高高舉著的雙手,似乎是在書寫最后的希望抓住殘余的光明,實際不過了愿罷了。這個世界,躺在棺材內外又有什么區別,還不是一般不得自由,一般的黑暗?!

看金庸小說這么多年,許多初始的觸動慢慢變得不再強烈,可每看《連城決》,腦海中的忿忿的悲憤悶悶的無奈卻是愈加厚實。可能是我經歷的世事還少內心尚沒有被磨礪到全然粗糙,也可能是因為親睹生活的黑暗越多,少時抱著故事中人性的惡劣是不切實際的純真念頭,也被層層剝離,真相愈多,卻愈加痛苦。還好眼下的我并沒有全然麻醉著自己,仍然是期待著見識真相的,不知為什么,大概是不想快樂的墮落,即使是清醒著的。

荒岡野墓,窒死的是光明。

《平凡的荣耀》全集在线观看-大陆剧-天天电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