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愛癡狂葉二娘

作者:轉載發布時間:2011-03-06

在金庸的武俠世界中,有英雄豪杰,俠客義士,也有邪魔歪道,兇神惡煞。忠肝義膽、豪氣沖天的英難人物自然令人過目不忘,而那些著墨不多,然神形兼具、性情復雜的惡人也同樣讓人印象深刻。

《天龍八部》中的葉二娘便是其中一個典型。

葉二娘在小說第四回《崖高人遠》中乍一露面,便令人毛骨悚然。她懷抱一兩三歲男嬰,臉上充滿無限慈愛,嘴里不時念叨“心肝寶貝、乖孩兒、乖寶寶”。正當我們詫異,這樣一位飽含舔犢之情的中年女子怎么會是四大惡人中的老二無惡不作呢!?在旁的兇神惡煞岳老三一語道破天機:“你每天要弄死一個嬰兒,卻這般裝腔作勢,真是不要臉之至!”我們這才知道,這懷中嬰兒竟是葉二娘偷來的,等玩膩后,就將其殘忍弄死。

女人、嬰兒原本都是極其美好的事物。在這里卻殘酷地聯系在一起,令人作嘔、揪心、劇痛。一個面容皎好的女人以偷盜、殺害嬰兒為每日“功課”,這是何等陰險、惡毒、變態。巨大的矛盾沖突,令每位讀者都苦痛縈懷。

在金庸生花妙筆下,小說情節不斷推進,而葉二娘也不斷出現在讀者視線中。她依然每日滿含柔情懷抱男嬰,又毫不手軟地弄死男嬰。讀者們一次次眼巴巴地看著小說中葉二娘殺死了一個個天真無瑕的嬰兒,人人都咬牙切齒,對其恨之入骨。每讀到一次葉二娘,這恨便增加幾分。這恨一直持續到小說第四十二回《老魔小丑豈堪一擊勝之不武》。

金庸突然筆峰一轉,我們的目光從葉二娘帶血的玉手,移到了她那破碎的靈魂。陡然發現,從天使到魔鬼竟真只是一步之遙。

當虛竹因受杖責褪衣露出九點香疤時,人叢中的葉二娘花容失色,她發現,虛竹竟是自己被人偷去、失散二十四年親生兒子。她不管不顧沖上前去抱兒痛哭,眼淚涔涔而下……讀者這才知道,這個女人的墮落成魔的真正原因:自己的兒子被人偷走了,她日思夜想,更氣不過人家有兒子,便去偷人家的兒子,玩夠了弄死。

我們咬緊的牙不禁悄然松開了,這個陰戾惡毒的女人竟是個傷心人、可憐人。

當蕭遠山一再逼問,虛竹的父親是誰時,葉二娘卻連連搖頭,始終不肯回答,并極力維護情郎的聲譽,甚至不惜下跪懇求蕭遠山不要去為難自己的情郎。最終,少林寺方丈夫玄慈走出人群,承認了自己與葉二娘的驚世戀情。面對這位眾人眼中,只為顧及自己名聲,全然不顧妻兒死活的跳墻和尚,葉二娘依然沒有半點怨言,反而深切體諒對方的難處:“我不苦!你有苦說不出,那才真苦。”

面對這句回答,天下男子,無論多情寡情,怎能不感動得淚花漣漣呢。難怪,香港著名小說家倪匡說,《天龍八部》中最專情的是葉二娘,最無情的是玄慈。

當玄慈自絕經脈離世,葉二娘便毅然自盡,隨自己的愛人共赴黃泉。生不能共守,但只求死能同穴。讀到此處,我們的恨竟悄然消逝了,甚至還她產生幾絲同情與憐憫。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為了男女之愛、母子之情,這個原本端莊賢良的女子,只身孤影苦苦掙扎,為愛癡,為情狂,最終竟無法放下執著,終至異化成魔。其愁苦、絕望的心靈,又有誰人知曉?二十四年的日日夜夜,無怨無悔地竭力維護情郎的名聲,步履艱辛地尋找兒子的蹤影,她只渴望得到一位正常女人應得的東西,然而,險惡江湖、恩怨情仇,這天地已不能讓她做一位妻子,竟亦不能讓她做一位母親。當這種巨大的苦痛在內心日夜奔涌、潛流,最終勢不可擋、噴薄而出時,她,從天堂墜落到地獄,成邪、成煞、成魔。

在金庸的武俠世界中,葉二娘是最可憐的人,她為愛藏、為情忍、為愛狂、為情亡。是個至情至性的女人,也是個至情至性的女魔。所有的一切僅僅因為一個字,愛。有人說,愛是自私的。這話用在葉二娘身上真是再合適不過,她對親人溫馨柔情,對旁人卻是血腥無比。

有網友評論說,葉二娘從一個女人異化成嗜殺男嬰的女魔,缺乏現實依據。以我拙見,這倒不必苛求,武俠世界原本只是成人童話,夸張一點也在所難免。更何況,在那個缺乏法度、拳頭說了算的江湖中,無端殺人倒也在情理中。

當然,我決不會為葉二娘唱贊歌,她是可憐可悲的,但是,卻實不該遷怒于人,做出日殺一嬰這等令人發指的禽獸行徑。她的情感、苦痛令人同情,她的魔鬼行為,我們決不寬恕。

有句話這么說,這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話倒過來,套在葉二娘身上也十分妥貼,這可恨之人亦必有可憐之處。

唉!情是個什么東西?

《平凡的荣耀》全集在线观看-大陆剧-天天电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