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小說之最 金庸武學十大破綻

作者:轉載發布時間:2011-03-06

(一)梯云縱

左腳一點右腳背,自己就往上走。要說這個張無忌也真笨,怎么從山上掉下來的時候就沒想到這個辦法,白摔折了兩條腿。

(二)乾坤大挪移&斗轉星移

都能把自由落體運動變成水平運動,自己卻不用作功,新一類永動機就指望它了。

(三)倚天屠龍功

白龜壽聽常金鵬贊張翠山武功了得,他卻不曾親眼得見,這時有心要試他一試,向兩名手托巨石的大力舵主使個眼色。兩名舵主會意,待張翠山走近。齊聲喝道:“張相公小心,請接住了!”喝聲一停,兩人身子一矮,雙臂下縮,隨即長身展臂,大叫一聲,兩塊巨石齊向張翠山頭頂壓將下來。群豪見了這等聲勢,情不自禁的一齊站起。白龜壽本意只是要一試張翠山的武功,絕無惡意,一來“武當七俠”的名頭在江湖上太響,今日眼見他不過是個溫文蘊藉的青年書生,頗出意料之外,二來殷姑娘向來沒把誰瞧在眼里,對這位“張五俠”卻顯是十分傾倒,此人日后與天鷹教必有極大干連。但忽見這兩名大力舵主莽莽撞撞的擲出巨石,登時好生后悔,暗叫:“糟糕!”心想張翠山是名門弟子,當然不致為巨石所傷,但縱躍閃避之際,情景也必狼狽,倘若不幸竟爾小小的出了些丑,不但張翠山見怪,殷姑娘更要大為恚怒。他頃刻間便打定了主意,倘若情勢不妙,立時便要嫁禍于那兩名舵主,寧可將兩人立斃于掌下,也不能開罪了殷姑娘。張翠山忽見巨石凌空壓到,也是吃了一驚,假如后躍避開,便和昆侖派的高蔣二人一般無異,未免墮了師門的威望,這時候也不容細想,練武之人到了緊迫關頭,本身蓄積著的功夫自然而然的使將出來。當下左手使一招“武”字訣中的右鉤,帶動左方壓下來的巨石,右手使一招“刀”字訣中的左撇,帶動右方壓下來的巨石。那兩塊巨石本身各有四百來斤,再加上凌空一擲之勢,更是非同小可。張翠山不以膂力見長,要他空手去托,那是一塊巨石也舉不起的。可是張三豐這套從書法中化出來的招術,實是奪造化之功的神奇。要知武當一派的武功,原不求力大,亦不求招快。只要力道運用得法,四兩尚可撥千斤。這時張翠山使出師門所授最精深的功夫,借著那兩名舵主的一擲之勢,帶著兩塊巨石直飛上天。這兩塊巨石飛擲之力,其實出自兩名舵主,只是他以手掌稍加撥動,變了方向。他長袖飛舞,手掌隱在袖中,旁人看來,竟似以衣袖卷起巨石,擲向天空一般。兩塊巨石一高一低,先后跌落。張翠山輕飄飄的縱身而起,盤膝坐在較高的那塊石上。但聽得騰的一響,地面震動,一塊巨石落了下來,一大半深陷泥中,第二塊跟著落下,平平穩穩的擺在第一塊巨石之上,兩石相碰,火花四濺,只震得每一席上碗碟都叮叮當當的亂響。張翠山不動聲色的坐在石上,笑道:“兩位舵主神力驚人,佩服,佩服!”那兩名舵主卻驚得目瞪口呆,呆呆的站在當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也慢說是那兩名舵主,就是混了兩個宇宙世代的俺也驚得目瞪口呆。武當派的神功真厲害,乾坤大挪移算什么?你不過是把自由落體變成水平勻速,俺可是變豎直上拋,跟你簡直就不是一個級數。中土武學豈是你波斯小鬼能及?

(四)朱子柳和禿筆翁寫字

朱子柳焦躁起來,心想:“他若再變招,這場架不知何時方能打完。我以大理國故相而為大宋打頭陣,可千萬不能輸了,致貽邦國與師門之羞。”忽然間筆法又變,運筆不似寫字,卻如拿了斧斤在石頭上鑿打一般。霍都對這一路古篆果然只識得一兩個字。他既不知對方書寫何字,自然猜不到書法間架和筆畫走勢,登時難以招架。(神雕)

那人道:“禿頭老三善使判官筆,他這一手字寫得好像三歲小孩子一般,偏生要附庸風雅,武功之中居然自稱包含了書法名家的筆意。嘿嘿,小朋友,要知臨敵過招,那是生死系于一線的大事,全力相搏,尚恐不勝,哪里還有閑情逸致,講究甚么鐘王碑帖?除非對方武功跟你差得太遠,你才能將他玩弄戲耍。但如雙方武功相若,你再用判官筆來寫字,那是將自己的性命雙手獻給敵人了。”令狐沖道:“前輩之言是極,這位三莊主和人動手,確是太過托大了些。”禿筆翁初時聽那人如此說,極是惱怒,但越想越覺他的說話十分有理,自己將書法融化在判官筆的招數之中,雖是好玩,筆上的威力畢竟大減,令狐沖若不是手下留情,十個禿筆翁也給他斃了,想到此處,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那人笑道:“要勝禿頭老三,那是很容易的。他的判官筆法本來相當可觀,就是太過狂妄,偏要在武功中加上甚么書法。嘿嘿,高手過招,所爭的只是尺寸之間,他將自己性命來鬧著玩,居然活到今日,也算得是武林中的一樁奇事。(笑傲)

一個筆上功力大增,另一個則大減,倒也怪了。

(五)公孫止的閉穴功夫

裘千尺將破布按上頭頂傷口,陰惻惻的道:“他閉穴之功已破,你盡可打他穴道。”

公孫止一呆,但覺舌根處隱隱有血腥之味,這一驚當真是非同小可。原來他所練的家傳閉穴功夫有一項重大禁忌,決不能飲食半點葷腥,否則功夫立破,上代祖宗生怕無意之中沾到,是以祖訓嚴令谷中人人不食葷腥,旁人雖然不練這門上乘內功,卻也迫得陪著吃素。他向來防范周密,那想到裘千尺竟會行此毒計,將自己血液和入茶中?楊過喝一碗血茶自是絲毫無損,公孫止畢生苦練的閉穴功卻就此付于流水。

他狂怒之下回過頭來,只見裘千尺膝頭放著一碟待賀客的蜜棗,正吃得津津有味,緩緩的道:“我二十年前就已說過,你公孫家這門功夫難練易破,不練也罷。”

這其中的道理我是想不清楚了,葷腥和血中有什么東東這么厲害?不過有個問題:公孫止要是吃飯或者干別的什么的時候不小心咬破了舌頭怎么辦?

(六)王語嫣的說話速度

王語嫣叫道:“好一招‘龍爪手’‘搶珠三式’!包三哥,他左肘要撞你胸口,右掌要斬你腰脅,左手便抓你的‘氣戶穴’,這是‘龍爪手’中的‘沛然有雨’!”

她說“左肘要撞你胸口”,喬峰出手和她所說若合符節,左肘正好去撞包不同胸口,待得王語嫣說“右掌要斬你腰脅”,他右掌正好去斬包不同腰脅,一個說,一個作,便練也練不到這般合拍。王語嫣說到第三句上,喬峰右手五指成鉤,已抓在包不同的“氣戶穴”上。

包不同只感全身酸軟,再也動彈不得,氣憤憤的道:“好一個‘沛然有雨’!大妹子,你說得不遲不早,有什么用?早說片刻,也好讓我有個預備。”

王語嫣歉然道:“他武功太強,出手時事先全沒征兆,我瞧不出來,真是對不起了。”

令人不得不感嘆王小姐的舌頭之長,換了是我,有說這幾句話的時間,就是再有十個包不同也早給蕭峰擺平了。不過沒準蕭峰出手比我還慢也說不定。

(七)凌波微步

段譽奔出幾步,只因走得急了,足下一個踉蹌,險些跌倒,乘勢向左斜出半步,這才站穩,這一下恰好踏了“凌波微步”中的步子。他無意踏了這一步,居然搶前了數尺,心中一喜,第二步走的又是“凌波微步”,便即追上了那大漢。兩人并肩而前,只聽得風聲呼呼,道旁樹木紛紛從身邊倒退而過。

這凌波微步是一個大圈,走完是要回到原點的。難道兩點之間曲線比直線更短?還是因為地球是圓的?

(八)俠客行

只聽龍島主道:“我二人發覺不對,立時停手,相互辯難剖析,鉆研其中道理。也是我二人資質太差,而圖解中所示的功夫又太深奧,以致再鉆研了幾個月,仍是疑難不解。恰在此時,有一艘海盜船飄流到島上,我兄弟二人將三名盜魁殺了,對余眾分別審訊,作惡多端的一一處死,其余受人裹脅之徒便留在島上。我二人商議,所以鉆研不通這份古詩圖解,多半在于我二人多年練武,先入為主,以致把練功的路子都想錯了,不如收幾名弟子,讓他們來想想。于是我二人從盜伙之中,選了六名識字較多、秉性聰穎而武功低微之人,分別收為徒弟,也不傳他們內功,只是指點了一些拳術劍法,便要他們去參研圖解。哪知我的三名徒兒和木兄弟的三名徒兒參研得固然各不相同,甚而同是我收的徒兒之間,三人的想法也是大相逕庭,木兄弟的三名徒兒亦復如此。

乖乖不得了,幾個連內功都沒學過的人用錯誤的方法去參研圖解,居然都練成了第一流的武功,這些人真是天才,寇徐和他們相比不過是兩個白癡而已。

(九)武功高低有誰知

(1)射雕中連丘處機老道都能以內力把酒從腳底逼出來,到天龍里蕭峰見了段譽用六脈神劍逼酒卻大驚失色。難道蕭大蝦還不如丘老道?

(2)張無忌已經是能和射雕里天下五絕相比的人物,卻被射雕里最破爛的九陰白骨爪和催心掌打傷。

(十)獨孤九劍

這個破綻太多,隨手一抓一大把,都說不過來了。

金庸的武功大多是從周易、老莊、佛經里照抄來的,連再加工都沒有,難怪破綻如此之多。

《平凡的荣耀》全集在线观看-大陆剧-天天电影网